<p> 随着2月10日全国各地陆续开始复工复产,疫情防控工作进入新的阶段,国民经济也逐步进入有序生产

货币政策工具充足,发行疫情特别国债值得商榷

 随着2月10日全国各地陆续开始复工复产,疫情防控工作进入新的阶段,国民经济也逐步进入有序生产阶段

而就病毒的爆发情况来看,不得不承认新冠肺炎将给我国一、二季度的经济增长带来较大冲击,部分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企业已经向市场发出求救信号
2月11日,包括黄奇帆等一些专家学者呼吁提请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增发1万亿特别国债,用于支持中小企业减税降费和对疫情地区进行转移支付,特殊时期采取特殊办法
  自疫情发生以来,为对冲本次疫情给实体经济带来的负向冲击,国家有关财政金融部门纷纷出台相应的金融支持政策,且根据疫情的发展形势,支持力度在不断加大
按照施策主体来看,财政部方面,针对疫情严重地区的企业,出台了专项补助、减税降费、兜底采购收储等支持保供的财税金融政策
央行方面,向市场投放超预期流动性,引导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调,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振实体经济信心,并设立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专门用于支持重点医用和重点生活物资的生产企业
  实际上,为解决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的现状,我国目前主要采用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且由于货币政策能带来全盘调整的作用,因此更强调其在逆周期调节中的地位
但此次疫情爆发过于突然,单靠宽松的货币政策已不足以满足市场的特定流动性需求,中央财政确实存在加杠杆的必要性和适当性,而至于是否通过特别国债这种形式,还需要进一步讨论
  回顾过往,我国共发行过三种特殊类型国债,分别是长期建设国债、特别国债和专项建设债,其中,特别国债指国家因特定用途或特殊政策而在特别范围内发行的国债,至今共发行过3次,含2次新发和1次续发
首次新发是1998年财政部面向四大国有银行定向发行的2700亿特别国债,主要用于补充银行资本金;第二次新发是2007年面向农行和银行间市场发行的共计1.55万亿元特别国债,发行频率分8期,采取定向发行和公开发行两种方式,用于购买等值美元外汇储备,作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的注册资本金;第三次续发是2017年财政部针对2007年定向发行6000亿特别国债1期的到期续发
  可以发现,前两次特别国债的发行均与国有大行注资有关,并有特殊的发行背景,特别国债一般专款专用,发行与调节宏观经济运行的关系并不强,且其发行后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效果有限
  综合目前的经济及政策形势,就发行特别国债的必要性来看,笔者持审慎态度,原因有三:一是本次疫情给国家带来的经济损失目前尚无法量化,中小企业究竟需要多少流动性支持更无法探底,特别国债的发行规模缺乏根据,且发行期限、发行对象和发行方式等都需要谨慎评估
二是特别国债作为特别的财政政策,从提案到权力机关讨论表决,存在较货币政策更长的内部时滞,而疫情对经济最关键的影响恰是第一、二季度,疫情结束后经济必将出现补偿性增长,到时候特别国债的发力效果或将被弱化
三是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发行特别国债对资本市场影响有限,而随着央行工具包的日益充足及利率传导机制的不断完善,货币政策的灵活实施反而能同时提振股票、债券等多个资本市场,且目前货币政策工具依然充足,有较大施展空间
  因此,从经济发展的长远角度来看,目前财政政策应当重点着力于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企业降低生产运营及融资成本,帮扶抗风险能力较低的中小企业渡过困难期,具体政策包括财政贴息、减税降费、扩大支持范围等,并根据疫情发展过程中的突出问题及时研究政策预案
至于是否发行特别国债,有关部门应当根据特别国债的用途及政策影响仔细权衡利弊,谨慎抉择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调查热门推荐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