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img src="/d/file/keji/2019-08-27/e0063c74aa0f9e5320447177e4c4559a.jpg" /></cent

草原上的“追花者”:用镜头记录生态之美

  杨子建在拍摄草原上的小黄花。新华社记者魏婧宇摄

  “4月,太仆寺旗拍杏花;6月,乌拉盖拍芍药;7月,正蓝旗拍金莲花……”杨子建的日程本里,充满了鸟语花香。

  杨子建来自内蒙古自治区锡林浩特市。49岁的他从事风光摄影已有20多年。杨子建形容自己是一名“追花者”:“每年4月到8月,内蒙古草原繁花盛开,我就追着花期四处拍摄。”

  初秋的锡林郭勒草原。新华社记者杨子建摄

  很多鲜花盛开在草原深处。不论位置再远、路再坎坷,他都会想办法去寻找。有一次,当他费尽周折,在乌拉盖草原上寻找到一种罕见的芍药花海时,他发现自己竟泪流满面。

  杨子建正在拍摄山丹花。受访者供图

  “寻花之旅”源于当地牧民告诉他的一条线索:这种花长在石头缝里,既坚韧挺拔,又娇艳欲滴。寻花的过程并不顺遂,草原上没有路标,指路的牧民只记得大概的方向。眼看太阳快落山了,同行的朋友劝他放弃的时候,他们突然看到前方山谷中出现一片粉白,但太远看不清楚是什么花。驶近了一看,在一片遍布碎石的山坡上,长满了芍药花,足有三四百亩,夕阳的余晖为这些粉白的花朵镀上了金边。

  乌拉盖草原上的芍药花。新华社发杨子建摄

  杨子建举起相机准备拍摄时,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面对这片花海,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美景消失。拍摄的时候不知道往哪里站,担心把花踩坏了。”

  2016年,他将拍摄的芍药花制成一条小视频发布在社交平台上,获得了10万多的阅读量,有近6万人点赞。

  杨子建操作无人机拍摄芍药花。受访者供图

  每次“追花”,他的汽车后备箱里都塞满了航拍器、电动轨道、相机等各种设备,足有五六十公斤。“拍花的过程中会出现各种‘意外’,装备不齐全可不行。”“意外”是指闯入镜头的各种野生动物。“这几年拍花的时候,经常能拍到天鹅、大鸨、蓑羽鹤等候鸟,这在五六年前是很少见的。”

  近年来,随着草原生态保护和修复工程在锡林郭勒草原的开展,这里的生态环境得到很大的改善,每年有40多种、数十万只候鸟在此过境栖息。

  正蓝旗金莲川草原上的金莲花。新华社发杨子建摄

  杨子建镜头中的草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十几年前,我到锡林郭勒南部的正蓝旗去拍摄,风沙大得越野车都开不动,拍出的照片都是一片昏黄。”杨子建说。如今,他又来到正蓝旗,只见金莲花遍布草原,照片里不是绿草就是黄花。

  正蓝旗位于浑善达克沙地边缘,自2000年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启动以来,有效阻挡了沙漠的扩张,牧草植被盖度由2000年的34%提高到55%。(记者刘懿德 魏婧宇)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